必发365官方网站

西北政法大学回应新生被强卖被褥:个别情况

央广网西安9月4日消息(记者吴喆华)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9月初,正值开学季。高校门口,许多家长带着孩子,提着大件行李,高高兴兴地来到学校报到。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西安市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大一新生来校报道时,被强制要求每人缴纳620元“被褥费”,使用学校统一安排的生活用品。不少学生家长吐槽,“学校收费贵”。新生报到,购买学校指定的被褥,这样的现象在多个高校存在。价格昂贵的被褥费,收取得是否合理?学生可以自带被褥吗?

据新华社电
高校新生报到入学之际,位于西安的西北政法大学[微博]出现了不和谐的一幕:因为不愿购买学校招标企业提供的宿舍床上用品,学生家长[微博]与宿舍管理人员发生不快。新生住宿为何与购买被褥挂钩?学校与相关企业到底是何种“合作关系”?

西北政法大学回应新生被强卖被褥:个别情况

8月31日至9月2日,是西安市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大一新生报道的日子。来校报到的学生和家长发现,入学缴费项目中,有一项620元的“2017年秋季被褥及生活用品费”。家长们质疑,学校涉嫌强制消费。

学生:入学住宿被强卖“专供衣被”

高校新生报到入学之际,位于西安的西北政法大学出现不和谐一幕:因为不愿购买学校招标企业提供的宿舍床上用品,学生家长与宿舍管理人员发生不快。校方称,确有个别企业存在欺骗、误导学生行为,已责令退出学校。

一位陕西学生家长说,他为孩子精心准备了生活用品,大包小包送到学校,却被告知要购买学校的指定用品,“这个东西,咱从家带了,还让我们必须再买。你说这不是强制消费,是啥?”

9日上午,署名为“潘峰在咸阳”的微博博主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刚送新生到西北政法报到,全家人带了东西过来,到宿舍楼下却被告知必须购买他们的床上用品,不买东西不让进宿舍。全套用品需要600多元,和管理人员争吵后购买了半套才算了事,请问你们这样强卖学校校长知道吗?其中是否有利益输送?”

>>学生

实际上,除了被褥之外,学校还发了一些生活用品,总计27件,共620元。即便如此,家长们还是吐槽这些用品有些昂贵。

这位博主随后称,他的妹妹住在12号楼c区,到宿舍楼大厅时被告知要去6号公寓购买床上用品。“管理员说这是学校规定的,我们不愿意,说要投诉,最后才半价买了2个床单2个被罩1个枕头1个床罩。当时下着雨,好多带孩子报到的家长都是大包小包的。如果没有购买东西的收据,楼管一律让去买了才让进入宿舍,我80岁高龄的奶奶当场就批评学校,说她送了几个孙子上大学,唯有政法这样强卖。”

入学住宿被强卖“专供用品”

一位屈姓家长展示从学校购买的物品:除了被褥之外,还有凉席、塑料盆、塑料水壶、塑料凳子、饭缸、水杯、梳子、牙杯、牙刷、牙膏、香皂、洗衣粉、毛巾、本子、笔、卷纸、筷子、勺子等,“其他都是些小东西,都是不值钱的。一个塑料盆,也就是两块钱成本。还有笔啦、本子啦,这些都是不值钱的东西。”

事情是否真如博主所述?记者赴西北政法大学调查走访。经济法学院的3名大一新生说,报到当天,她们被管理员告知,要去购买学校统一配发的包括床单、被罩、枕头、蚊帐等在内的全套床上用品,总价635元。“如果无此购物收据,管理员就拒发宿舍钥匙。当时下着雨,为能及时入住,许多家长只能到6号楼排队购买。”

9日上午,署名为“潘峰在咸阳”的微博博主发出一条微博:“刚送新生到西北政法报到,全家人带了东西过来,到宿舍楼下却被告知必须购买他们的床上用品,不买东西不让进宿舍。全套用品需要600多元,和管理人员争吵后购买了半套才算了事,请问你们这样强卖学校校长知道吗?其中是否有利益输送?”

根据陕西省公布的2017年秋季公办普通高校收费项目及标准,代收费必须遵循“学生自愿”和“非营利”原则,不得强行统一代收或加收其他费用,并应及时据实结算,多退少补。

据记者了解,在西北政法大学开学前向新生发放的报到须知中,已经要求新生支付了包括3500元学费、1200元住宿费、600元书本费等在内的总计5000多元的各项费用。

这位博主随后称,他的妹妹住在12号楼C区,到宿舍楼大厅时被告知要去6号公寓购买床上用品。“管理员说这是学校规定的,我们不愿意,说要投诉,最后才半价买了2个床单2个被罩1个枕头1个床罩。当时下着雨,好多带孩子报到的家长都是大包小包的。如果没有购买东西的收据,楼管一律让去买了才让进入宿舍,我80岁高龄的奶奶当场就批评学校,说他送了几个孙子让大学,唯有政法这样强卖。”

该校一位姓李的副校长今天解释说,学校已经提前告知将会提供床单、被褥等一系列生活用品,并没有强制要求。由于新生报到现场人多混乱,有银行等校外工作人员一起办手续,学生和家长可能产生了误解。

“作为一所以西部为主要生源地的高校,600多元的床上用品费用偏高。一些学生的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要求购买‘专供用品’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一位学生家长表示。

记者赴西北政法大学调查走访。经济法学院的3名大一新生说,报到当天他们被管理员告知,要去购买学校统一配发的包括床单、被罩、枕头、蚊帐等在内的全套床上用品,总价635元。“如果无此购物收据,管理员就拒发宿舍钥匙。当时下着雨,为能及时入住,许多家长只能到6号楼排队购买。”

李副校长表示,之所以建议学生购买学校指定的被褥,是担心黑心棉和传染病的发生。学校的采购厂家属于省教育厅和质监局双重认证20多家企业之一,虽然价格可能偏高,但是质量可以保证。如果学生不需要,可以退款。

校方:中标企业“狐假虎威”借势上位

据了解,在西北政法大学开学前向新生发放的报到须知中,已经要求新生支付了包括3500元学费、1200元住宿费、600元书本费等在内的总计5000多元的各项费用。

据了解,学校所发的被褥是由西安层峰被服有限公司提供。有媒体向此公司询问西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所购买的被褥的定价。公司回复,学校选择的是5.5斤的被子和4.5斤的褥子,价格分别是80元和63元,两样最低可算140元。

对于招标企业涉嫌向学生“强卖”床上用品一事,西北政法大学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应。

“作为一所以西部为主要生源地的高校,600多元的床上用品费用偏高。一些学生的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要求购买‘专供用品’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一位学生家长表示。

该公司负责人刘先生告诉记者,其公司只给学校提供床上用品。算上人工和运输等成本,床上用品卖给学校的价格实际是366.5元一套,“包括被子、褥子、床单、被套、枕套、枕芯。我们都有教育厅和质监局联合下发的红头文件,对这个有指导价。”

“在学生报到流程中提到的由管理员对宿舍床上用品进行检查,目的是将不合格的‘黑心棉’清理出去,而不是检查学生是否购买了学校招标企业生产的床上用品。”西北政法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王贤表示。

>>校方

除去床上用品,还剩下253.5元的其他生活用品。对此,李副校长表示,他还不清楚这些物品的价格明细。

王贤表示,他在第一时间与微博博主“潘峰在咸阳”取得了联系,并向其说明了情况。他说:“依据有关文件精神,学校在政府审查合格的企业中,经过招标引进四家企业为学生提供床上用品售卖服务。学校严格执行有关文件精神,让学生自愿购买,绝对不容许强卖。经了解,9日全校共有2600名学生入住公寓,其中有约1000名学生自带被褥,在校园购买全套被褥的学生约1200人,购买部分被褥的学生约400名。同时,确有个别企业存在欺骗、误导学生购买的情况,学校后勤保障处公寓管理工作人员存在疏漏、监管不力。”

确有中标企业欺骗误导学生购买

有家长吐槽说,300多元的被褥,很薄,“棉花跟家里的根本就没办法比。就是自己买棉花做一个,也没那么贵。”

王贤说,事情发生后,学校经调查作出了处理决定:责令有欺骗、误导学生购买床上用品的“陕西宏源纺织贸易有限公司”立即无条件退出学校;对反映“强卖被褥”情况的学生,由学校负责处理向学生退还款项;责令监管不力、存在疏漏的学校后勤保障处学生公寓负责人停职检查。

对于招标企业涉嫌向学生“强卖”床上用品一事,西北政法大学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应。

事实上,学校建议新生交被褥费的做法,在全国高校中非常普遍,大部分学校在新生入学时都会考虑提供简单的生活用品。

“在学生报到流程中提到的由管理员对宿舍床上用品进行检查,目的是将不合格的‘黑心棉’清理出去,而不是检查学生是否购买了学校招标企业生产的床上用品。”西北政法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王贤表示。

来自兰州某大学的汪同学谈到,“反正我那天来的时候,有的学院是强制的,有的学院不是强制的。但是,不强制的学院,如果你要用自己的被子,也要拿个什么证明,各种。反正,我感觉挺麻烦的。”

王贤表示,他在第一时间与微博博主“潘峰在咸阳”取得了联系,并向其说明了情况。他说:“依据有关文件精神,学校在政府审查合格的企业中,经过招标引进四家企业为学生提供床上用品售卖服务。学校让学生自愿购买,绝对不容许强卖。

李副校长介绍,也有学校变相把被褥费加到了住宿费里,“基本上都是这样。有的学校就是没有人投诉,它们也有好多种做法,有的学校就把被褥费直接加到住宿费里了。”

经了解,9日全校共有2600名学生入住公寓,其中有约1000名学生自带被褥,在校园购买全套被褥的学生约1200人,购买部分被褥的学生约400名。同时,确有个别企业存在欺骗、误导学生购买的情况,学校后勤保障处公寓管理工作人员存在疏漏、监管不力。”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类似“被褥费”的问题,各个高校做法不一。但是,主要是根据学生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是否消费,强制收费是绝不允许的。

王贤说,事情发生后,学校经调查作出了处理决定:责令有欺骗、误导学生购买床上用品的“陕西宏源纺织贸易有限公司”立即无条件退出学校;对反映“强卖被褥”情况的学生,由学校负责处理向学生退还事项;责令监管不力、存在疏漏的学校后勤保障处学生公寓负责人停职检查。

来源:环球网

>>专家

学校搭车兜售给校园染“铜臭”

陕西云德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胡小青说,销售企业和学生之间,属于平等的商品买卖交易关系,其前提就是以“自愿”为基础;而学校和学生之间,属于教育和被教育的管理关系。这两种法律关系之间没有交叉点。“学校不能参与企业和学生的交易,也不能要求学生和企业进行交易,否则就扰乱了本应由民法调整的正常民事行为。”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石英表示,近年来各地先后出现学校搭车销售校服、教材、作业本事件,给本应纯洁的校园添加了不应有的“铜臭”味道,让人不免产生其中是否存在经济利益的猜测。

石英说:“学校应明确自身的责任义务,并对入校销售企业加强管理。”据新华社电(原标题:新生被“强卖”被褥
西北政法清退当事企业校方称欺骗误导系个别情况)

更多阅读西北政法大学强制新生买被褥否则不准进宿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