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官方网站

浙江社科网

  日前有国外媒体根据有关国际组织的报告,编发了对中国经济数据质疑的文章。该文认为,中国今年一季度GDP增速同石油需求数据不吻合,同电力需求也不吻合。国家统计局有关负责人5月25日就这些质疑作出回应,认为这样对比是不科学的。拿经济总体增速与部分能源消耗增速的数据进行对比,犯了总体与部分对比的错误。实际上,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1%,而同期全社会能源消费总量增长3.0%,与经济增长保持了同方向的变化,不存在不吻合的问题。
  
  用电量为何负增长?
  
  问:有人注意到,中国经济保持了正增长,而全社会用电量却是负增长,如何解释这种现象?
  
  答:我们也注意到了。出现这种现象,主要有两个原因:
必发365登录 ,  
  一是今年一季度产业结构变化较大,用电量相对较少的第三产业增长较快。一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4%,超过第二产业2.1个百分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上年同期的42.7%提升到44.3%,已经超过第二产业中工业的比重。工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上年一季度的46.0%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44.1%。
  
  二是主要高耗能行业生产及用电量增长放缓,而用电相对较少的高技术产业增长较快。一季度,用电量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3%左右的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比上年同期回落了12.5个百分点。用电量则由2008年一季度的增长13.2%转为下降3.7%,下降幅度超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用电量降幅1.1个百分点。一季度,信息化学品制造同比增长15.5%,化学药品制造增长14.0%,生物、生化制品制造增长17.2%,通信交换设备制造增长34.7%,医疗设备及器械制造增长11.0%,均大大超过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5.1%的增长速度。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尽管经济是正增长,用(发)电量是负增长,但两者变化趋势是十分吻合的。去年以来,到今年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持续回落,相应的发电量也持续回落;1至3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回升,同期发电量增速也出现回升。
  
  这种情况国外也出现过
  
  问:国外也出现过经济增速与用电量变化不一致的情况吗?
  
  答:这种情况国外确实也出现过。比如美国2001年电力消费下降3.6%,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8%;1991年电力消费增长5.0%,但国内生产总值下降0.2%。日本2003年电力消费下降1.3%,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8%,在1980、1982和2001年也曾经出现电力消费下降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情况,而在1998和1999年则出现电力消费增长而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的情况。韩国1980年电力消费增长5.4%,而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5%。
  
  GDP增长与贸易量下降不矛盾
  
  问:该国际组织的报告还引用了一民间机构的观点,认为中国今年一季度GDP增长6.1%同贸易量同比下降大约20%不一致,据此质疑GDP数据。对此,你怎么看?
  
  答:两个数据都没错,但拿两个没有完全对应关系的正确数据相比就不对了。GDP的增速是投资、消费和国外需求增速的综合结果,因此GDP增速与三大需求中的某一需求如国外需求增速方向不一致是正常的。如在某一需求出现下降,但其他需求增长更多的情况下,也会出现GDP的增长,更何况贸易量还不包括服务项,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外需。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增长6.1%,完全是靠内需所拉动。在国际金融危机继续扩散蔓延,世界经济急剧下降,国外需求大幅减弱的形势下,我国采取了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一揽子计划,投资持续加快增长,消费稳定较快增长,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加大。初步测算,今年一季度投资和消费共同拉动GDP增长6.3个百分点,国外需求负拉动0.2个百分点。

国家能源局对我国1季度GDP增长与能源消费数据下降的质疑进行了认真研究,从产业结构、行业统计、能源消费以及相关历史现象等方面,对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发展趋势作了分析,认为短期内经济运行出现大幅波动时,能源消费特别是用电量的变化与经济增长不同步是可能发生的现象。现将《能源消费与经济增长不同步的分析》一文刊发,供参阅。

转方式、调结构的实质是质的提升而非单纯量的增减。当前的发展阶段是我国经济增速换挡、逐步实现中高端发展的必经阶段,是主动改革倒逼传统增长方式转变的必经阶段,是由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转向绿色发展轨道的必经阶段。

能源消费与经济增长不同步的分析

不可否认,当前稳增长的困难较多,面临的挑战严峻。今年一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增速放缓给经济工作带来了一些压力:一是就业压力增大,一季度全国城镇新增就业324万人,同比减少了20万人;二是财政增收难度加大,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36407亿元,同比仅增长2.4%,其中增值税扣除“营改增”的影响后出现了负增长;三是金融风险上升,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有所增加。

一般说来,能源消费特别是用电量是经济发展的同步指标,能够准确、直接地反映经济运行状况。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中,GDP同比增长6.1%,而全社会能源消费总量仅增长3%,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减少4.02%,石油消费也为负增长,引起包括华尔街日报、国际能源署在内的一些境内外媒体和国际组织对中国经济数据可信度的质疑。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单月日均用电量同比下降3.6%,而当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3%,增幅背离幅度11个百分点,5月份经济数据仍保持这一趋势,使这种质疑的声音进一步增大。为此,我们查阅有关评论和分析文章并进行了分析研究,认为除了统计不完善、对个别统计数据含义的理解不同外,在经济周期的上升和下滑阶段,短期内经济运行出现大幅波动,电力需求与GDP增速变化不一致是可能发生的;处于工业化进程的经济体,由于产业结构偏重,使这种不一致或者背离往往表现得更为突出;这种“不同步”从根本上说是一种经济周期现象,是经济运行发生转折的暂时的特殊的表现,随着经济步入正常增长轨道而逐渐消失。我们对50年来GDP增长与电力增长的弹性系数进行过分析,每年的弹性系数变动很大,高的时候达到过1.5,低的时候只有0.3,但以十年为周期比较,则均为0.8,相当稳定。

然而,由于我们坚持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通过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打造经济发展新引擎,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初露端倪。无论从国际横向比较还是从国内纵向比较来看,一季度我国国民经济运行都呈现许多可喜现象和积极信号。

一、产业结构变化是导致用电量与经济增长不同步的重要原因

在世界范围内,我国经济增速仍然相对较高。在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中,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俄罗斯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99%、2.40%、1.1%、2.38%、0.7%、-0.01%和-1.9%,这七个国家今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的平均值比2014年一季度同比增速的平均值低了0.7个百分点。可见,世界经济仍处在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中。相比之下,我国一季度7%的增速以及较2014年同期0.4个百分点的增速降幅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1、三次产业结构的变化。在经济运行出现上升或者下滑的转折时,电力消耗最大的第二产业波动最大,而用电量相对较少的第一、第三产业往往波动较小,这是三次产业结构变化导致“不同步”现象的基本原因。今年一季度,三次产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3.5%、5.3%和7.4%,而去年同期分别为2.8%、11.5%和10.9%;二产大幅下降6.2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超过第二产业2.1个百分点,占GDP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42.7%提升到44.3%,而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则由去年同期的46%下降到44.1%。反映在电力消费上,今年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减少324亿千瓦时,其中二产减少516.1亿千瓦时,而一产、三产和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分别增加9.78亿千瓦时、70.17亿千瓦时和112.1亿千瓦时。

转方式、调结构成效显现。一季度三次产业同比增幅分别为3.2%、6.4%和7.9%,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51.6%,比上年同期提高1.8个百分点,我国经济结构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的转型趋势更加明显。从工业内部看,一季度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1.4%和7.7%,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分别高出5.0和1.3个百分点。

作为国民经济主体和电力消耗最大部门,工业经济的运行状况直接关系到用电量的变化。随着工业增速的下降,GDP增幅随之下降,导致工业用电量增幅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

经济失衡问题有所缓解。我国经济失衡问题主要表现在消费率偏低、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所占比重偏低以及收入分配、城乡、区域差距较大。一季度数据显示,这些失衡状况正在得到改善。其一,消费保持稳健增长。全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1万亿元,实际同比增长10.8%。消费是最终需求,消费平稳增长释放了经济运行的积极、健康信号。其二,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进一步提高。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实际增长8.1%,超过7%的GDP增幅。其三,收入分配、城乡、区域差距逐步缩小。一季度,全国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实际增长率分别为8.9%和7.0%,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从上年同期的2.66缩小至2.61;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1.5%,高于城镇1.5个百分点。中西部地区各省市区经济同比增速的平均值为7.54%,高于东部地区的6.87%。

2008年

绿色发展大有起色。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实施“中国制造2025”,坚持创新驱动、智能转型、强化基础、绿色发展。一季度的一些经济数据体现了我国向绿色发展方式的转变: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5.6%,在2014年一季度下降4.3%的基础上继续下降;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0.8%,工业用电量同比下降0.7%,明显低于GDP和工业增加值的同比增幅。

2009年

1季度

1季度

2季度

3季度

4季度

GDP增长

10.6

10.1

9.0

6.8

6.1

工业增长

16.4

15.9

13.0

6.4

5.1

用电量增长

13.0

10.4

6.2

-7.1

-4.0

2、工业内部结构的变化。轻工业等低载能工业用电量少,而重化工业等高载能工业耗电量大,在经济运行低迷时,后者生产及用电量增长放缓,而前者增速相对较快。重工业是用电大户,约占工业用电的80%。今年一季度,轻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重工业增长4.5%,而去年同期分别为14.7%和17.3%,今年一季度高载能的重工业降幅要大得多。从1-4月情况看,轻工业增长7%,重工业增长4.9%,去年同期分别为14%和17.3%。特别是钢铁、有色、化工等主要高载能行业生产增幅下降较大,导致用电量出现负增长。2003年我国进入新一轮经济周期的上升期,以钢铁、有色、建材、石化为主的高载能工业加快发展,使全社会用电量增速高于GDP增速,快速增长的电力供给赶不上更快增长的电力需求,出现电力持续紧张的现象。去年下半年以来,情况发生逆转。今年一季度,用电量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3%左右的六大高载能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比去年同期回落了12.5个百分点;用电量则由2008年一季度的增长13.2%转为下降3.7%,下降幅度超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用电量降幅1.1个百分点。其中,黑色金属冶炼与压延业增加值同比增长0.3%,有色金属冶炼与压延业增长2.8%,石油加工、炼焦业增长-5.4%,化学原料及制品业增长3.7%,增幅均低于工业增长的平均水平;四大行业合计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0%,同比下降11%,比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低7.09个百分点,拉动全社会用电量增幅下降3.61个百分点。同时,一季度信息制造业同比增长15.5%,化学药品制造业增长14%,生物、生化制品制造增长17.2%,通信交换设备制造增长34.7%,医疗设备及器械制造增长11%,属于轻工业的农副产品加工业增长15.5%,食品制造业增长10.7%,饮料制造业增长10.6%,都大大超过5.1%的工业平均增速,与高载能工业大幅下降形成鲜明对比。因此,重工业特别是主要高载能工业增速的大幅下降是导致用电量负增长的重要原因。

这种工业增长与用电量变化的不一致总的来说是一种暂时现象,除一般情况下经济增长与用电量同步变化外,即使出现暂时的“背离”,两者的变化趋势也是比较吻合的。2008年以来到今年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持续回落,用电量增速也相应回落;今年一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回升,同期用电量增速也有所上升。随着中央扩内需、调结构、保增长、保民生的一系列政策效应的继续显现,我国经济增长将逐渐步入正常轨道,“不同步”现象也将逐步减小乃至消失。

二、高载能产品“去库存化”是导致“不同步”的突出因素

高载能产品具有典型的基础性、资源性特征,当经济运行处于上升期,其需求快速增长,而一旦经济运行开始减速或者下滑,对它们的需求则快速下降,价格下跌,库存增加。消化库存是企业削减成本的普遍做法,因此经济周期由低谷走向新一波增长的过程往往伴随着高载能产品“去库存化”。2007年底至2008年上半年,国内外资源价格涨幅较大,市场需求旺盛,国内企业大幅增加产量,而下半年突如其来的需求萎缩使库存大量增加。去年底以来,企业仍在消化库存期间,特别是钢材、油品库存下降较多,支持了GDP的增长,但产量下降或者不生产就不需要用电。因此,短期内,“去库存化”使GDP增长与电力消费出现背离。去年4季度,中国钢铁业产成品库存指数结束了长达6个月的持续上涨,开始下跌,由10月份的65.8%下降到11月份的45%,12月份进一步下降到37.5%,这说明社会消费的高载能产品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库存,而不是来自于当期生产,这也成为4季度的GDP增幅为6.8%,而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7.13%的一个原因。

三、产业能耗下降是产生“不同步”的又一因素

2007年、2008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分别比2006年、2007年下降3.66个、4.59个百分点。今年1-2月,冶金、有色金属、石油石化、化工、医药、纺织、电子等行业综合能耗同比下降7%-16%。此外,能源领域节能效果也很明显。今年一季度,电力行业生产消耗用电量、线路损失电量同比分别下降7.66%和8.44%,这两部分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2.12%,总计946亿千瓦时;去年同期电力行业生产消耗用电量、线路损失电量累计1027.56亿千瓦时,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2.64%,可见,电力企业提高机组利用效率,节能降耗效果显著,减少用电量总计81.56亿千瓦时,该部分用电量占第二产业减少用电量的15.8%,带动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下降1%。

四、经济增速与用电量的“不同步”在国际上经济周期性变动时都出现过

美国2001年电力消费下降3.6%,而GDP增长0.8%;1991年电力消费增长5.0%,GDP则下降0.2%。日本2003年电力消费下降1.3%,而GDP增长1.8%,在1980年、1982年和2001年也曾经出现电力消费下降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情况,在1998年和1999年则出现电力消费增长的同时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的情况。韩国1980年电力消费增长5.4%,GDP则下降1.5%。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不同步”现象的出现基本上都是发生在经济运行出现转折阶段,在国际上表现为一种周期性的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